• 主頁
  • 曆史人物
  • 齊國有兩位“齊莊公”:一位奠定齊國霸業,另一位則被弑殺!

齊國有兩位“齊莊公”:一位奠定齊國霸業,另一位則被弑殺!

齊國(前1044年—前221年)是中國古代曆史上從西周到春秋戰國時期的一個諸侯國,被周天子封為侯爵,分為薑齊和田齊兩個時代。疆域位於現今山東省大部。始封君為周武王國師、軍師太公望(薑子牙)。被左丘明的《左傳·襄公二十七年》、《國語·鄭語》和司馬遷的《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共同評價為春秋四大國之一。提到齊國曆史上的君主,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齊桓公。誠然,作為春秋五霸之首,齊桓公無疑將齊國的整體實力推向了巔峰。

不過,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在齊桓公之前,齊莊公和齊僖公這兩位君主的勵精圖治,無疑為齊桓公九合諸侯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值得注意的是,在齊國曆史上,除了西周末期到春秋初期的齊莊公,還有一位名為齊莊公的君主,也即二者的諡號出現了重複的情況,這其實在古代曆史上的同一個諸侯國內,無疑是比較少見的情況。對於第二位齊莊公,也被稱之為齊後莊公,這位君主在位期間,被大臣弑殺,成為齊國宗室在春秋末期衰落的重要縮影。

第一位齊莊公

齊莊公(?—公元前731年),薑姓,呂氏,名購,齊國第十二代國君,在位六十四年,齊文公之孫,齊成公之子。齊成公九年(丙午,公元前795年),齊成公死後,其兒子呂購繼承君位,為齊莊公,也是齊國曆史上第一位齊莊公。為了和春秋後期的齊莊公相區別,曆史學家也將其稱之為齊前莊公。

齊莊公即位之初,齊國可以說是內憂外患。為此,齊國曾兩度遷都(薄姑、臨淄),使得齊國元氣大傷。不過,齊莊公沒有讓這一局麵繼續惡化下去,而是勵精圖治,讓齊國走上了強盛的道路。在兩次遷都之後,齊莊公采取了休養生息的策略,也即恢複齊國的國力。同時,據史料記載,自薑子牙受封齊國以來,齊國一直沿用了薑太公的治國方針,即“因俗、簡禮”,“尊賢、尚功”,“通商工之業”,“便魚鹽之利”。對此,齊莊公也對這一方針進行了繼承和優化,從而推動齊國的強盛。

齊莊公六十四年(庚戍,公元前731年),在位64年的齊莊公去世,其子呂祿甫繼承君位,為齊僖公。對此,在筆者看來,齊莊公的在位時間,無疑是古代曆史上少有的情況了。作為一位西周末期開始即位的君主,齊莊公直到春秋初期才去世。考慮到其在位時間,所以,齊莊公的年齡應該至少在70歲以上。

在齊莊公去世後,他的兒子齊僖公成為春秋三小霸之一。至於齊莊公的孫子公子小白,也即齊桓公,則成為春秋五霸之首。在不少曆史學者看來,齊僖公和齊桓公的霸業,離不開齊莊公奠定的基礎,正所謂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不過,就第二位齊莊公來說,則沒有發揮類似的正麵作用。

第二位齊莊公

齊後莊公(?—公元前548年),亦稱齊莊公,薑姓,呂氏,名光,齊靈公之子,春秋時期齊國國君,公元前553年―公元前548年在位。齊後莊公本為齊靈公的太子,但齊靈公卻為立寵姬所生的公子牙而派他出守即墨,並改立公子牙為太子,還為了除掉他而攻打魯國。後來齊靈公病重,大夫崔杼、慶封等從即墨將他迎回,殺死公子牙母子,齊靈公聞變吐血而亡,太子光即位,是為齊後莊公。對此,在筆者看來,第二位齊莊公的即位,顯然是頗費周折的。並且,這也從側麵體現出齊國君主的弱勢,也即大臣已經篡奪了齊國大權。

齊後莊公元年(魯襄公二十年,公元前553年)六月庚申日,齊後莊公與魯、晉、宋、衛、鄭等國國君在澶淵結盟。齊後莊公四年(魯襄公二十三年,公元前550年),齊後莊公派遣欒盈潛入晉國的曲沃作為內應,並以大軍跟隨其後,登上太行山,進入孟門關。欒盈敗露,齊軍退回,攻取晉國的朝歌。眾所周知,在春秋時期,晉國可以說是最強大的諸侯國。而就齊國來說,雖然曾經跟隨晉國對付楚國。不過,為了自身的利益,齊國也沒有對晉國馬首是瞻。

特別是到了春秋後期,因為晉國和楚國長期爭霸,導致彼此的國力受到了損耗。所以,齊後莊公自然也抓住了這樣的時機,以此從晉國身上獲取利益。對此,在筆者看來,雖然在位時間不長,不過,齊後莊公還是展現出自己在春秋時期縱橫睥睨的能力。當然,一場宮廷兵變,讓齊後莊公沒有機會繼續施展自己的才華,便匆匆告別了齊國君主的大舞台。

齊後莊公六年(魯襄公二十五年,公元前548年),齊後莊公趁晉國發生動亂而攻打晉國。同年五月,莒國國君因此次攻打晉國戰役的緣故,前來齊國朝見齊後莊公。對於齊後莊公來說,這無疑是誌得意滿的時候。但是,讓齊後莊公沒有想到的是,齊國大臣崔杼發動了兵變,弑殺了這位齊國君主。

根據《左傳》等史料的記載,同年五月十九日,齊國大臣崔杼擁立齊莊公異母弟杵臼為國君,是為齊景公,崔杼自己出任宰相,慶封擔任左相。值得注意的是,在崔杼弑君的時候,齊國的田氏一直在旁邊冷靜觀察。在齊國發生內亂的時候,田氏往往會借著這樣的機會清除異己,擴大田氏的地盤。隨著時間的推移,田氏不僅消滅了眾多卿大夫,還最終取代了薑氏齊國,建立了田氏齊國,這就是春秋戰國時期著名的田氏代齊。對於田氏的壯大,齊後莊公等君主都缺乏防範,也即對於齊國的滅亡,齊後莊公等君主則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對此,你怎麽看呢?歡迎留下你的觀點,讓我們一起討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