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曆史人物
  • 司馬懿和曹爽的十年明爭暗鬥,高平陵之變隻是最後決戰!

司馬懿和曹爽的十年明爭暗鬥,高平陵之變隻是最後決戰!

嘉平元年(249年)正月,曹魏皇帝曹芳離開洛陽去祭拜魏明帝高平陵,大將軍曹爽等人一起前往。司馬懿乘機上奏郭太後,請廢曹爽兄弟。當時,司馬師為中護軍,率兵屯司馬門,控製曹魏都城洛陽。同時,司馬懿派曹爽的親信殿中校尉尹大目去對他說,朝廷隻是免他的官職,並以洛水為誓。同時,他還讓蔣濟寫信給曹爽,稱自己隻是想將他們免官,勸告他盡早交出權力投降,可以保他們爵位富貴。

於是,在司馬懿等人的勸說下,曹爽放棄抵抗,隨曹芳回京。曹爽兄弟一回府,即被司馬懿派兵包圍。司馬懿違背諾言,以謀反的罪名殺曹爽及其黨羽何晏、丁謐、鄧颺、畢軌、李勝、桓範等,並滅三族。自此之後,司馬懿成功篡奪了曹魏大權。雖然在高平陵之變後,司馬懿家族遭遇了曹魏力量的抵抗,從而爆發了淮南三叛,但是,最終的結果還是司馬懿家族取代了曹魏,建立了西晉王朝。值得注意的是,對於司馬懿和曹爽之間的較量,很多人往往隻記得了公元249年的高平陵之變。但是,實際上,在之前的十年時間中,司馬懿和曹爽已經展開了長期的明爭暗鬥,也即高平陵之變隻是最後決戰。

首先,景初三年(239年)正月,魏明帝曹叡去世,齊王曹芳繼位,年僅八歲。考慮到曹芳這位皇帝的年齡,魏明帝曹叡在臨終之際,指定了兩位托孤大臣,分別是司馬懿和曹爽。作為托孤大臣,司馬懿乃與大將軍曹爽一起接受遺詔輔佐曹芳。曹芳登基稱帝之後,司馬懿任侍中、持節、錄尚書事,和曹爽各統精兵三千人,從而共同執掌朝廷大權。雖然曹爽擔任的大將軍一職,但是,就司馬懿來說,不僅可以通過錄尚書事來承擔類似宰相的職責,還因為執掌了3000左右的精銳兵馬(很可能就是禁軍),從而擁有非常重要的兵權。

對此,在筆者看來,魏明帝曹叡的設想,自然是希望司馬懿和曹爽之間互相製衡,避免出現一家獨大的情況。不過,讓魏明帝曹叡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去世之後,曹爽和司馬懿之間就展開了激烈的較量,促使兩人沒能保持平衡的格局,更無法將主要精力放在輔佐皇帝曹芳身上了。公元239年,曹爽欲排擠司馬懿,想讓尚書奏事先通過自己,以便執掌大權,向天子進言,改任司馬懿為大司馬。朝臣們認為以前大司馬,有好多都死在任上,不吉,於是任命司馬懿為太傅,效仿西漢丞相蕭何那樣,入殿不趨,讚拜不名,劍履上殿。

同時,對於曹爽來說,還讓司馬懿的世子司馬師為散騎常侍,子弟三人為列侯,四人為騎都尉。司馬懿韜光養晦,大力拒絕不讓子弟為官。在古代曆史上,太傅這一官職,是地位非常顯赫的官職,也即隻有立下赫赫戰功的老臣,才能擔任這一官職。不過,太傅的地位雖然非常高,卻是一個虛職,也即無法像大將軍、丞相等官職一樣掌握實權。因此,曹爽讓司馬懿擔任太傅,可以說是明升暗降了,從而達到了架空司馬懿的效果。與此相對應的是,麵對咄咄逼人的曹爽,司馬懿選擇了退讓和隱忍。

從司馬懿的角度來看,雖然自己和曹爽都是托孤大臣,但是,曹爽是曹真的兒子,也即來自於曹魏宗室,自己難以和曹爽直接正麵較量。在沒有獲得反擊機會的背景下,司馬懿顯然不會輕易出手。在架空司馬懿之後,曹爽晉升司馬懿的親信蔣濟為太尉,趁機免去蔣濟原執掌禁衛大權的領軍將軍一職,改任命其二弟曹羲為中領軍,又廢除禁軍五營中的中壘、中堅兩營校尉,把兩營兵眾交由曹羲直接統領。另以曹訓為武衛將軍,統領禁軍武衛營,曹彥為散騎常侍,曹爽兄弟於是完全掌握曹魏都城洛陽的禁軍。

值得注意的是,曹爽表弟夏侯玄起初被任命為中護軍,負責選拔諸將。而在充分執掌禁軍之後,曹爽又將夏侯玄派到了雍涼一帶,這促使曹爽可以染指曹魏各個都督的兵權。在兵權之外,曹爽在朝廷培養心腹力量,如任南陽的何晏、鄧颺、李勝、沛國丁謐等,全被曹爽招為心腹,並擔任朝中要職,丁謐、何晏、鄧颺被封為尚書,且由何晏負責選拔官吏;任用李勝為河南尹、畢軌為司隸校尉,控製京城內外權柄;同時令尚書奏事時先向自己匯報,由自己權衡輕重後再詢問司馬懿,其後漸漸連詢問司馬懿對的看法都不做了。在完成以上工作之後,不管是禁軍還是朝廷,在局麵上都被曹爽控製了。

不過,對於司馬懿來說,並非完全放棄了抵抗,而是繼續保持低調,並等待曹爽犯錯的機會。正始五年(244年)春,大將軍曹爽欲立威望,不聽太傅司馬懿勸止,力主伐蜀,魏帝曹芳從之。結果,在這場戰役中,曹爽為蜀前監軍、鎮北大將軍王平所敗,魏軍被阻於興勢,後方也軍糧供應不上,牛馬騾驢大量死亡,蜀涪縣及費禕援軍亦相繼到達。曹爽見不能勝,被迫聽從司馬懿的勸告,於五月率大軍退還。遭蜀軍截擊,魏軍苦戰,始得退回,傷亡甚眾。

最後,雖然在征討蜀漢這一戰役上,大將軍曹爽彰顯出自己對曹魏大權的掌控力度,而太傅司馬懿隻能在一旁勸諫,也即失去了話語權。但是,因為這場戰役的慘敗,導致曹爽在曹魏將士中失去了威望,更讓曹爽對自己領兵作戰的能力有所懷疑。而這,其實都為司馬懿獲得高平陵之變的勝利埋伏了伏筆。正始八年(247年),曹爽聽從了何晏等人之謀,把郭太後(非曹芳親母)遷到永寧宮。由於司馬懿已經被架空,很多朝廷事務司馬懿都不能參與,於是稱病回避曹爽,韜光養晦等待良機。曹爽於是更加肆無忌憚,縱容他的親信黨羽胡作非為,從而引起了朝廷上下的埋怨。

正始九年(248年)三月,黃門張當把內庭才人石英等十一人送給曹爽,曹爽、何晏乘機與張當勾結,謀危社稷。曹爽及其同黨也擔心是司馬懿裝病。同年冬,河南尹李勝要到荊州任刺史,行前去拜望他。司馬懿假裝病重,李勝出來後對曹爽說:“司馬懿已像屍體一樣,臥床不起,隻有殘餘之氣,形神已經分離,不值得憂慮了。”以後又說:“太傅不能康複,令人憂傷。”所以曹爽等對司馬懿未加戒備。至此,到高平陵之變爆發前,曹爽一方看似占盡了上風,不過,他們樹敵太多,比如得罪了郭太後、曹魏老臣等,而司馬懿看似奄奄一息,實際上是在縝密布局。最終,在公元249年,司馬懿抓住機會發動了致命一擊,一舉消滅了曹爽及其黨羽,從而改變了曹魏內部的勢力格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