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曆史回顧
  • 縱橫家張儀:為秦國奔走半生,晚年卻被秦武王驅逐!

縱橫家張儀:為秦國奔走半生,晚年卻被秦武王驅逐!

經過春秋時期曠日持久的爭霸戰爭,周王朝境內的諸侯國數量顯著減少,公元前453年,韓、趙、魏三家消滅智氏,以三家分晉的結果為標誌,從而奠定了戰國七雄的格局。在戰國這一曆史階段,秦國、楚國、齊國、燕國、魏國、韓國、趙國這七個國家被稱為“戰國七雄”。在戰國七雄爭霸的過程中,各國不僅需要白起、王翦、廉頗、李牧、吳起、樂毅這樣的武將來攻城略地,也需要張儀、蘇秦這樣的縱橫家來實現有利地的外部環境。

縱橫家崇尚權謀策略及言談辯論的技巧,他們注重揣摩遊說對象心理,運用縱橫捭闔的手段,或拉攏或分化,事無定主,說無定辭,一切從現實的要求出發。縱橫家在戰國時期的舞台上非常活躍,其思想和活動對當時局勢產生了重要的影響。其中,就本文所要說的張儀,無疑是戰國時期縱橫家的佼佼者。就張儀的一生來說,為秦國縱橫捭闔,推動了秦國的崛起。不過,為秦國奔走半生的張儀,晚年卻被秦武王驅逐,也即沒能一直留在秦國。

首先,張儀(?-前309年),姬姓,張氏,名儀,魏國安邑(今山西萬榮縣王顯鄉張儀村)人。魏國貴族後裔,戰國時期著名的縱橫家和謀略家。曾和蘇秦一起師事鬼穀子先生,學習遊說之術,蘇秦自認為才學比不上張儀。張儀和蘇秦完成學業之後,就去遊說諸侯。對於張儀來說,雖然是魏國人,不過,張儀並沒能獲得魏國,或者其他山東六國的重用。公元前328年,秦惠文王用張儀為客卿,與他共商攻打各國諸侯的大計。相對於山東六國,秦國無疑給了張儀一個施展自身才華的機會。自此之後,張儀長期為秦國效力。

公元前328年,秦惠文王派遣公子華和張儀圍攻魏國的蒲陽,攻打並占領了蒲陽。張儀趁機勸說秦惠文王把蒲陽歸還魏國,而且派公子繇到魏國去作人質。張儀又趁機勸說魏王道:“秦國對待魏國如此地寬厚,魏國不可不以禮相報。”魏國因此就把上郡十五縣和少梁獻給秦國,用以答謝秦惠文王。對此,在筆者看來,張儀的這一番操作,不僅讓秦國獲得了城池上的實際好處,也讓秦國和魏國的關係得到加深。在此基礎上,山東六國針對秦國的合縱,自然會因此分崩離析。於是,秦惠文王就任命張儀為相(古代官名),位居百官之首,這促使張儀成為商鞅之後的又一位重臣。

公元前323年,秦惠文王派張儀和齊、楚兩國的相國在齧桑(地名)會盟。公元前322年,為了秦國的利益,張儀去魏國擔任國相,打算使魏國首先臣事秦國而讓其它諸侯國效法它。不過,魏惠王作為曾經的中原霸主,顯然不願意完全倒向秦國,所以不肯接受張儀的建議。對此,秦惠文王大發雷霆,立刻出動軍隊攻克了魏國的曲沃、平周,暗中給張儀的待遇更加優厚。張儀覺得很慚愧,感到沒有什麽可以回敬來報答秦惠文王。由此,非常明顯的是,秦惠文王的知遇之恩,讓張儀感激不盡,促使他願意為了秦國的利益,從而在山東六國之中奔走。

公元前319年,魏惠王去世,魏襄王即位。張儀又勸說魏襄王,魏襄王也不聽從。於是,張儀暗中讓秦國攻打魏國。魏國和秦國交戰,魏國戰敗。公元前317年,張儀再次遊說魏襄王退出合縱盟約,臣事秦國。於是,在張儀的遊說,以及秦國大軍的壓力之下,魏國宣布退出合縱,請張儀擔任中間人與秦國和解;張儀回到秦國,重新出任國相。在戰國時期,山東六國為了遏製秦國的擴張,組成了合縱。其中,就張儀的老同學蘇秦,無疑是合縱的倡導者。而就張儀來說,為了秦國的利益,自然需要不斷拆散針對秦國的合縱。

同時,除了在戰國七雄之中反複周旋,張儀還具有領兵作戰的能力,也即是比較全麵的人才。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派遣張儀、司馬錯救援苴國和巴國,趁機吞並了蜀國。張儀貪圖巴國和苴國的富饒,又攻取了巴國,擒獲了巴國君主,設立巴郡、蜀郡和漢中郡,將三郡土地分為三十一縣。並在江州築城。在吞並蜀國、巴國之後,張儀最重要的成就,應該就是戲耍楚懷王了。公元前313年,秦國想要攻打齊國,但憂慮齊、楚兩國已經締結了合縱聯盟,於是便派張儀前往楚國遊說楚懷王。

公元前312年,秦國張儀欺騙楚懷王要其以斷絕齊國之交換取秦國割讓六百裏商於之地,楚懷王中計,與齊國斷交後隻得六裏地。在被張儀欺騙之後,楚懷王作為一國之君,自然是非常憤怒。於是,楚懷王發兵攻打秦國,也即準備讓秦國付出慘重的代價。不過,在丹陽之戰中,楚懷王派出的大軍被秦國將領魏章擊敗。丹陽之戰後,楚懷王召集楚國的全部兵馬,發動進攻,再慘敗於藍田。公元前311年,秦國攻取召陵,三戰皆敗,韓魏趁機進攻楚國在中原的領土,楚國的大國地位瓦解,從此走向沒落。

最後,不過,為秦國立下大功的張儀,卻沒能一直留在秦國。秦惠文王十四年(前311年),遊說山東六國之後,張儀返回秦國報告,還沒走到鹹陽的時候,秦惠文王就去世了,秦武王即位。對於秦武王這位君主,在當太子的時候就被喜歡張儀,於是,在正式成為秦國君主之後,秦武王毫不猶豫的驅逐了張儀,將張儀趕回了魏國。對此,在筆者看來,秦武王之所以趕走張儀,並不隻是個人喜歡上的問題,而是因為張儀長期忽悠山東六國,為秦國謀取利益,這導致張儀在山東六國君主的心目中,已經沒有信用可言了。

在此基礎上,秦武王即便繼續重用張儀,也很難讓這位縱橫家再次發光發熱。比如秦武王再次將張儀派到楚國等諸侯國的話,楚懷王顯然不會再上張儀的當了。所以,秦武王選擇了卸磨殺驢,也即驅逐了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張儀。秦武王二年(前309年),張儀最終在魏國病逝,因為張儀本身就是魏國人,對此,在筆者看來,這也可以稱得上落葉歸根了。總的來說,兩千多年來,蘇秦和張儀一直被說成是戰國合縱連橫鬥爭中的對手,蘇秦大搞合縱,而張儀堅持連橫。從最終的結果來看,顯然還是張儀的連橫取得了勝利,特別是秦國後來實行的遠交近攻策略,也可以視為一種連橫了。對此,你怎麽看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