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曆史人物
  • 三國最窩囊的諸侯:擁兵10萬卻主動讓位,受到驚嚇在廁所自盡!

三國最窩囊的諸侯:擁兵10萬卻主動讓位,受到驚嚇在廁所自盡!

東漢末年,是指從中平元年到建安二十五年(184年-220年)這一時期。當時東漢共分為十三個州,每個都有豪強割據。各方勢力彼此互相交戰,形成了諸侯割據的局麵。在這些割據勢力中,曹操、袁紹、袁術、劉璋、劉表、孫堅父子與劉備等人為著名的勢力外,另外還有一些勢力的崛起和消亡,也受到了喜歡漢末三國曆史朋友的關注。

在漢末三國時期,袁紹一度成為勢力最強大的諸侯。而袁紹勢力的崛起,也意味著一些諸侯的消亡,比如劉備的同學公孫瓚,就被袁紹所消滅。至於本文所要說的韓馥,本來坐擁冀州之地,卻對袁紹不戰而降,丟掉了兵強馬壯的冀州。並且,作為漢末三國時期最窩囊的諸侯,韓馥最後受到驚嚇,結果在廁所選擇自盡。

韓馥是潁川郡人,為袁氏門生,擔任禦史中丞。中平元年(189年),董卓入主洛陽,挾天子以令諸侯,封韓馥為冀州牧。而這,意味著韓馥成為執掌一州之地的諸侯。冀州,包含今河北省、山西省、河南省已經京津等地。因此,作為冀州牧的韓馥,可以說是擁兵10萬,比如之後蜀漢僅有益州這一州之地,也擁有10萬大軍。

不久之後,袁紹和董卓決裂,逃往渤海,被董卓封為渤海太守,受韓馥節製,也即袁紹是冀州牧韓馥的手下。初平元年(190年)正月,關東州郡起兵討董,推舉袁紹為盟主。在關東諸侯討伐董卓的行動上,韓馥無疑是左右搖擺的,也即相對於堅決和董卓決裂的袁紹、曹操等諸侯,韓馥因為對袁紹心有疑慮,不願意袁紹進一步壯大勢力,所以在供給糧草上故意拖延。

初平二年(191年),在董卓挾持漢獻帝劉協遷都長安後,討伐董卓的關東諸侯自然也解散了。在此基礎上,韓馥、袁紹以及關東諸將商議,決定拋棄漢獻帝劉協,擁立幽州牧劉虞為皇帝。不過,這一提議遭到了幽州牧劉虞的一再拒絕。不久之後,韓馥的部將麴義反叛,韓馥與麴義交戰,結果失利。對此,覬覦冀州許久的袁紹,選擇麴義結交。並且,袁紹的謀士逢紀,更是建議袁紹暗中聯係公孫瓚,促使後者派遣軍隊進攻韓馥,從而迫使韓馥讓出冀州牧的位置。

袁紹認為有道理,隨即寫信給公孫瓚,後者計劃對韓馥用兵。這個時候,袁紹派外甥陳留人高幹以及穎川人荀諶等前去勸韓馥,也即勸說韓馥將冀州牧的寶座讓給袁紹。在漢末三國時期,益州牧劉璋雖然隻是守成之主,也知道和劉備較量到最後一刻才放棄抵抗。但是,韓馥作為漢末三國時期最窩囊的諸侯,卻因為手下的勸說就決定主動讓位。

麵對荀諶等人的勸說,韓馥決定對公孫瓚、袁紹不戰而降,也即將冀州牧的位置讓給袁紹。但是,韓馥的長史耿武、別駕閔純、騎都尉沮授得知這一消息後,認為冀州兵強馬壯,根本不用怕公孫瓚,更不需要袁紹來掌控局麵。並且,韓馥的一些忠心手下,更是要求帶兵前去抵抗袁紹等人。結果,忠言逆耳,韓馥還是選擇讓出官位,搬出官邸到中常侍趙忠的舊宅居住,派其子給袁紹送去印綬從而讓位。

由此,對於袁紹來說,幾乎不費一兵一卒,就獲得了冀州這一地盤,這也為袁紹勢力的崛起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對此,在筆者看來,韓馥之所以對袁紹不戰而降,除了性情怯懦之外,也和他曾經是袁氏門生存在一定的關係,也即韓馥的仕途,離不開袁紹、袁術家族的提拔。

最後,當然,袁紹在竊取冀州牧的寶座之後,並沒有對韓馥趕盡殺絕,一是為了籠絡人心,二是如此窩囊的諸侯,確實也沒有多大的威脅。袁紹執掌冀州後,封韓馥為奮武將軍,但既沒有兵,也沒有官屬。但是,不久之後,韓馥還是不放心,於是就去投奔陳留郡太守張邈。後來,袁紹派使者去見張邈。對此,袁紹的使者隻是和張邈商議事情,根本沒有要加害韓馥的意思。進一步來說,如果袁紹想要除掉韓馥,早就在之前動手了,不會放任他去投奔張邈的。

結果,韓馥以為袁紹和張邈要算計自己,於是走進廁所,用刮削簡牘的書刀自盡。對此,在筆者看來,在漢末三國時期的諸侯中,韓馥失去諸侯之位的方式,不僅十分窩囊,而且居然因為驚嚇而跑到廁所自盡,更讓人覺得此人太過膽小了。所以,即便韓馥沒有被袁紹奪取冀州牧的位置,之後的呂布也好,曹操也罷,都不是韓馥可以應對的對手。換而言之,在競爭激烈的東漢末年,韓馥、劉璋、劉虞這樣的諸侯,終究不如曹操、劉備、袁紹更加適應當時的環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