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曆史回顧
  • 曹魏五子良將中,誰的食邑最多?不是張遼也不是於禁!

曹魏五子良將中,誰的食邑最多?不是張遼也不是於禁!

五子良將是指三國時期,曹魏勢力的五位將軍,即前將軍張遼、右將軍樂進、左將軍於禁、征西車騎將軍張郃以及右將軍徐晃。雖然曹操在南征北戰的過程中,非常倚重夏侯氏和曹氏的將領,但是,對於張遼、張郃、樂進、於禁、徐晃等將領,也為曹魏的建立立下了汗馬功勞。

對此,《三國誌》的作者陳壽撰寫魏書卷十七時,將此五人合傳,敘述諸將生平事跡後評曰:“太祖建茲武功,而時之良將,五子為先”,因此現代人將其稱之為“五子良將”或“魏五子”。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同為曹魏五子良將,但是,張遼、張郃、樂進、於禁、徐晃等將領的官職和待遇,自然是有所不同的。其中,在食邑數量上,曹魏五子良將更是存在較大的差距。

在中國古代曆史上,食邑原本是指諸侯封賜所屬卿、大夫作為世祿的田邑,又稱采邑、采地、封地。因古代中國之卿、大夫世代以采邑為食祿,故稱為食邑。到了秦漢時期,食祿已改為以征斂封邑內民戶賦稅,因為食邑的戶數,顯然影響到爵位獲得者的俸祿。比如漢獻帝劉協被封為山陽公之後,食邑萬戶,也即山陽公劉協可以從這萬戶百姓中獲得賦稅。同樣的,後主劉禪在被封為安樂公後,也獲得了食邑萬戶的待遇。而就曹魏五子良將來說,因為獲得的爵位隻是侯爵,自然無法和漢獻帝劉協、後主劉禪相提並論。在曹魏五子良將中,於禁的食邑是最少的。

根據陳壽在《三國誌·於禁傳》中的記載:“遼等與蘭相持,軍食少,禁運糧前後相屬,遼遂斬蘭、成。增邑二百戶,並前千二百戶。”

對於曹魏五子良將之一的於禁,爵位為益壽亭侯。於禁一開始的食邑是1200戶,後來因為曹操給他增加了200戶,所以最終是1400戶。在襄樊之戰中,關羽水淹七軍,俘獲了於禁。在關羽敗亡後,於禁輾轉到東吳,又回到曹魏,最終因為投降關羽而羞愧得病逝。因此,如果不是在襄樊之戰中的表現,於禁的食邑不會停留在1400戶。

《三國誌·樂進傳》中記載:“太祖還,留進與張遼、李典屯合肥,增邑五百,並前凡千二百戶。以進數有功,分五百戶。”

對於樂進來說,最終的爵位為廣昌亭侯。在食邑上,樂進一開始的食邑是1200戶,後來因為樂進的功勞,曹操又分給樂進500戶的食邑。因此,樂進的食邑總共為1700戶。在曹魏五子良將中,樂進的食邑僅僅高過於禁。

《三國誌·張遼傳》中記載:文帝踐阼,封晉陽侯,增邑千戶,並前二千六百戶。

公元220年,曹丕稱帝,再封張遼為晉陽侯,增邑千戶,並前二千六百戶。由此,對於張遼來說,食邑2600戶。在曹魏五子良將中,張遼的食邑戶數雖然不是最多的。但是,因為在逍遙津之戰中大破孫權等戰績,加上和關羽之間的友誼,促使張遼在曹魏五子良將中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甚至是一些人心目中的曹魏五子良將之首。

《三國誌·徐晃傳》記載:明帝即位,拒吳將諸葛瑾於襄陽。增邑二百,並前三千一百戶。

黃初七年(226年)五月,魏文帝去世,吳國乘機派左將軍諸葛瑾北伐,徐晃與司馬懿到襄陽抵擋諸葛瑾。徐晃因功增食邑二百,前後共計三千一百戶。由此,對於徐晃來說,食邑3100戶,超過了張遼、樂進、於禁等人。

在漢末三國時期的文臣武將中,食邑可以超過3000戶,無疑是一個較高的水平了。比如曹魏大將軍曹仁,在食邑戶數一度隻有3500戶,這說明徐晃在食邑戶數上,已經接近曹魏地位最高的武將了。在曹魏五子良將中,徐晃的食邑戶數之所以相對較高,除了擊退關羽等戰績,也跟他去世時間相對較遲存在直接的關係,如果去世太早的話,自然獲得的封賞次數也就相對較少了。

最後,《三國誌·張郃傳》記載:詔曰:“賊亮以巴蜀之眾,當虓虎之師。將軍被堅執銳,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戶,並前四千三百戶。”

在曹魏五子良將中,去世最遲的張郃,也獲得了最多的食邑,達到4300戶。公元228年,因為在街亭之戰中擊敗馬謖,迫使蜀漢丞相諸葛亮退兵,所以魏明帝曹叡在詔書中對張郃表示:“朕要嘉獎你的大功,增加你的食邑一千戶,連同一千的賞賜共計四千三百戶。”

對此,在筆者看來,因為去世的時間較早,張郃得以立下更多的戰功,從而獲得更多的食邑。公元231年,張郃追擊蜀軍,結果遭到諸葛亮設下的埋伏,最終陣亡。對此,魏明帝曹叡也是非常惋惜,於是將張郃的食邑分給他的後人,封他的四個兒子為列侯,賜給他的小兒子關內侯的爵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