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頁
  • 曆史人物
  • 司馬昭弑殺曹髦後,兩位大臣前去痛哭,要求司馬昭處死凶手!

司馬昭弑殺曹髦後,兩位大臣前去痛哭,要求司馬昭處死凶手!

司馬昭是三國時魏臣,繼其父司馬懿及其兄司馬師之後,繼續發展司馬家族的勢力,權傾朝野。曹魏皇帝曹髦以“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形容其野心,後率人討伐司馬昭,被其黨羽刺死。就司馬昭弑君來說,是三國時曹魏甘露五年五月(260年6月)發生於魏都洛陽的事件。

彼時,曹魏皇帝曹髦欲討伐司馬昭,卻因王沈、王業的背叛而泄密,其本人被司馬昭的親信賈充指使武士成濟弑殺於南闕。在曹髦被殺後,司馬昭另立曹奐為帝,曹髦被追貶為庶人,忠於曹髦的大臣王經及親屬被殺。值得額注意的是,司馬昭弑殺曹髦後,兩位大臣前去痛哭,要求司馬昭處死凶手,這兩位大臣分別是誰呢?

首先,《魏氏春秋》中記載:“帝之崩也,太傅司馬孚、尚書右仆射陳泰枕帝屍於股,號哭盡哀。” 甘露五年(260年),曹魏皇帝曹髦親自討伐司馬昭,為太子舍人成濟所弑,年僅二十歲,以王禮葬於洛陽西北。在曹髦被司馬昭的手下弑殺後,太傅司馬孚、尚書右仆射陳泰倒在地上,枕著曹髦屍體號哭盡哀。也即在司馬昭弑殺曹髦後,隻有這兩位大臣敢於冒著風險前去痛哭。

一方麵,就尚書右仆射陳泰來說,是曹魏大臣陳群的兒子。一開始,陳泰擔任員外散騎侍郎,襲封潁陰侯。之後,陳泰出任並州刺史,頗有成績。等到司馬昭發動高平陵之變時,陳泰勸大將軍曹爽投降,成為司馬懿可以笑到最後的原因之一。因此,陳泰得到了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等人的信任和重用。

不過,為了回避朝廷內部的鬥爭,陳泰出任雍州刺史,成功防禦蜀漢大將薑維的進攻。甘露元年(256年),陳泰被拜為尚書右仆射,跟隨大將軍司馬昭抵禦孫吳進攻。魏晉以後,仆射已處於副相地位,號稱端副(尚書令稱端右)。基於此,陳泰可以說是曹魏的重臣了。在司馬昭弑殺曹髦後,立即找到陳泰商量善後事宜。

對此,陳泰表示說:“隻有斬殺賈充,才能以謝天下。”也即陳泰雖然受到司馬氏的提拔和重用,但是,他依然不能容忍弑君行為的發生,所以要求司馬昭處死凶手。並且,因為曹髦被殺這一事件,陳泰傷心過度,在不久之後就病逝了。陳泰死後,被追贈為司空,諡號穆侯,並被厚葬。另一方麵,就另一位前去痛哭的大臣司馬孚,也主張嚴懲弑殺曹髦的凶手。

在曹髦被弑殺後,太傅司馬孚前往,首枕其股(將曹髦的頭部枕於自己大腿上),失聲痛哭說:“讓陛下被殺是為臣的罪過。”對此,在筆者看來,雖然是司馬懿的弟弟,司馬孚不能做違背家族利益的事情,但是,因為受到曹魏的恩惠,所以,司馬孚和陳泰一樣,也非常不滿曹髦被弑殺的事件發生。所以,司馬孚上奏請求捉拿主謀者。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曹髦是被成濟弑殺於南闕,但是,主謀的人卻是賈充。當然,不管是賈充還是成濟,都是司馬昭的手下,因此,弑君的名聲,自然要由司馬昭承擔。不過,盡管陳泰和司馬孚都將矛頭指向了賈充,但是,司馬昭並沒有嚴懲賈充。在此基礎上,為平息眾怒,司馬昭將成倅、成濟兄弟二人殺死。

最後,據《魏氏春秋》記載,弑殺曹髦後,成濟兄弟不服罪,也即不甘於做替罪羊,於是光著身子跑到屋頂,大罵司馬昭,結果被司馬昭的軍士射殺。至於主謀的賈充,在曹奐被立為皇帝後,賈充進封安陽鄉侯,統領城外諸軍,加散騎常侍。晉朝建立後,賈充轉任車騎將軍、散騎常侍、尚書仆射,後升任司空、太尉等要職,可謂平步青雲,成為西晉重臣。

而就主張捉拿賈充的司馬孚,西晉代魏後,司馬孚進拜太宰,封安平王。晉武帝司馬炎對他十分尊寵,但他並不以此為榮,至死仍以曹魏臣子自稱。對於司馬孚來說,和陳泰一樣,雖然立場是偏向於司馬氏的,但是,這並不意味他們對曹魏沒有感情,在矛盾和憂憤的情緒下,陳泰在曹髦被弑殺的同一年就去世了。而就司馬孚來說,早在司馬懿篡權後就逐漸隱退,也即不參與司馬師、司馬昭等人廢立皇帝的行動。對此,你怎麽看呢?

發表評論